娱乐新闻

柳永考场失意后有多失望?忍把浮名,换了浅酌低唱_人

发布日期:2020-07-29 05:3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柳永生于老牌士族之家河东柳氏,父辈更是在朝为官,身为官宦子弟的柳永受家庭影响,从小就有考取功名的壮志。官宦家庭一直非常重视对后代的培养,柳永家也不例外。柳永自小在族中老师的教导下饱读诗书,不过他从小是一个桀骜不驯的人,本计划进京参加考试,却被苏杭、江淮美景吸引,竟在这些地方逗留数年之久后才继续进京之路。

宋真宗大中祥符初年,柳永抵达汴京,被京城的繁华吸引,写了不少咏叹东京繁华的词。柳永是一个自信的人,他从来不觉得自己能力比别人差,认为自己必然能金榜题名,

“算好把、夕雨朝云相继。便是仙禁春深,御炉香袅,临轩亲试。对天颜咫尺,定然魁甲登高第。待恁时、等著回来贺喜。好生地。剩与我儿利市”。

然而一切出乎柳永的意料,他竟然铩羽而归,宋真宗不喜欢参加考试的人“属辞浮糜”,柳永风格向来如此,就这样与功名擦肩。

这时候的柳永二十多岁,锐气正盛,落第让他不开心。柳永骨子里是一个叛逆的人,既然考试不中,干脆自己就不考了,干脆流连烟花乐坊之中,换一个新的生活方向,在这样的心境下,柳永写了一首《鹤冲天》表露内心。

鹤冲天 北宋?柳永

黄金榜上,偶失龙头望。明代暂遗贤,如何向。未遂风云便,争不恣狂荡。何须论得丧?才子词人,自是白衣卿相。 烟花巷陌,依约丹青屏障。幸有意中人,堪寻访。且恁偎红倚翠,风流事,平生畅。青春都一饷,忍把浮名,换了浅斟低唱!

开篇第一句柳永就直言自己科考落第,

“黄金榜上,偶失龙头望

”,不过他的落第只是偶然,柳永必然会再次去参加考试,他依然是自负的他。即使在政治清明的时代,君王也会一时错失贤能之才,自己以后该如何是好?柳永这是在对皇帝略微表示不满,认为自己是被埋没的人才。迷惘之后,柳永规划好了自己的未来生活,继续之前恣意狂荡的生活,何必管什么得失?做一个风流才子,流连烟花之地,为那些歌姬舞女填词,这样的我和公卿宰相有什么区别?这是一条传统读书人不愿意走的路,而柳永却不认为有什么两样。

烟花柳巷中,歌姬舞女聚居,绣房中都摆列着丹青画屏。比较幸运的是柳永的意中人们正是住在那里,值得他前去追求寻芳。柳永每每对着这些烟花伴侣,都能满足的沉浸在风流当中,人生快意就是如此,青春自当如此享受。

“青春都一饷,忍把浮名,换了浅斟低唱”,

青春易逝,与其将美好时光用来博取功名,不如在这烟花柳巷中浅酌低唱,表面上看,柳永很豁达,似乎看透了人生,然而一个“忍”字却是将柳永真实的内心暴露得干干净净,科举落第给柳永带去了多少的心酸和哀楚。

在此后的人生中,年轻的柳永也曾几次参加科举,奈何都没有中,40岁那年,柳永又去考试,没想到尚未亲政的宋仁宗“临轩放榜”,看到柳永的名字,想起他在《鹤冲天》中的“

忍把浮名,换了浅斟低唱

”甚是不高兴,于是说:“

且去浅斟低唱,何要浮名

。”划去了原本已经在榜上的“柳永”二字。柳永听到消息后失望到了极点,从此干脆直接常驻烟花柳巷中“奉旨填词”,柳永的人生便因这首词发生了巨大变化。十年后,仁宗亲政,特开恩科,对历届科场沉沦之士的录取放宽尺度,闻讯之后,不甘心的柳永又去参加考试,如愿高中,那年他已经50岁了。

参考资料:《全宋词》

Power by DedeCms